全国服务热线:

FF新CEO:没去贾跃亭化 资金缺口8.5亿美元

来源: 发布日期:2019-10-15 20:53

新京报讯10月14日,电动汽车公司Faraday Future新任全球CEO毕福康在凯时国际FF位于电通科技园的北京办公地接受了新京报的独家视频专访,他在此前一天飞抵北京,并将在采访结束后的几小时飞往下一个目的地拜访投资人。

出现在记者面前的毕福康身着印有FF标识的黑色T恤,并且多次强调自己拥有很强的执行力,能推动FF91、FF81等车型在规定时间内完成量产和预量产,“我要求员工每做一件事情都问自己,这件事能否为量产服务,如果不能马上停掉”。

毕福康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他工作的重中之重是要融资,除此之外,还要确保公司能真正聚焦在执行力上,确保2020年9月前能让FF91进入市场并且交付给消费者。

他向新京报透露,FF的B轮融资将在2020年3月关闭,并在资金到位的12个月到15个月启动IPO计划,通过业务聚焦和精简,FF从目前到IPO完成需要的资金缺口为8.5亿美元,在没有完成B轮融资前,FF目前的开支将以过桥贷款的形式补足。他还表示不会拒绝继续和恒大健康合作,并且恒大健康目前依然是FF最大的机构投资者。

在毕福康接受采访的同一时间,远在美国的FF前全球CEO、现CPUO贾跃亭宣布进行个人破产重组及成立债权人信托。在毕福康眼中,贾跃亭是一个非常可靠、善良、负责任的人。两人间有很好的私交,毕福康认为最重要的是,贾跃亭能很好描述未来,并且不断向前推动这一愿景的发生。

对于贾跃亭进行个人破产重组及成立债权人信托的事宜,毕福康称:贾跃亭对债务进行重组是对债权人的保护,确保最后会支付债务,同时对FF来说也是有益的。“这样做等于把个人债务问题跟公司隔离,他这样做是牺牲了自己,保全了公司。”毕福康对新京报记者说。

根据《有关贾跃亭先生个人破产重组及成立债权人信托的声明》,贾跃亭已于美国当地时间10月13日根据美国相关法律第11章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由债权人组成的委员会和信托受托人控制和管理的债权人信托也同时设立,美国法院认定的贾跃亭全部资产和相关收益将会通过这种方式转让给债权人,该方案完成后,贾跃亭将不再持有任何FF的股权。

是否在“去贾跃亭化”?:“我们两人优势互补”

新京报:从辞去CEO 到成立偿债基金,到申请个人破产,FF是否一直在去贾跃亭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毕福康:其实不是这样的。这家公司的优势恰恰在于既有来自于传统互联网行业、消费电子行业的优势和知识,同时也有来自于汽车方面强大的背景。因为我本人是汽车的专家,而贾跃亭过去成立了乐视,并且使乐视成为一家在数字生态系统方面非常成功的公司。所以,这家公司拥有我们两个人的共同贡献,将更有可能成功。

贾跃亭将会继续作为首席产品和用户官,给公司提供更多的服务。

新京报:贾跃亭不再担任FF的直接领导,是不是更能帮助公司去融资?

毕福康:我想强调,我们两者优势互补,他现在可以去做他擅长的那一部分的工作,我来做我擅长的工作,也就是执行力。从执行力的角度,如果你了解我的背景,在25年的职场生涯,应该能够向你证明我拥有很强的执行力。

从这个角度看,不管是债权人还是投资者,看到公司发生这种转变,应该更愿意、更相信我们这家公司。

贾跃亭在邀请我担任FF的CEO时,告诉我:让我们去发挥自己的所长。我觉得结合我们俩人的所长,能够使这家公司实现成功。

新京报:贾跃亭用什么打动您加入FF?同时,贾跃亭给FF留下了什么?

毕福康:我认识贾跃亭有几年时间了,我们可以说是逐渐成为朋友。我尊重他过去在创业过程当中所取得的成就。

当然了,我觉得我能够带给FF这家公司是以往缺乏的执行力,以及相应的交付能力。我觉得他也是因为我在执行力方面的优点,才放心把公司交给我来进行管理。

另外,我们两个人有共同的看法,同时对未来有共同的愿景,所以我们可以一道实现成功。

新京报:您认为贾跃亭身上最大的优点是什么?最大的缺点是什么?

毕福康: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可靠、善良,且负责任的人。我跟他有很好的个人关系,他让我感到非常仰慕的一点是,他能够很好描述未来,并且不断向前推动未来的发生。

FF面临的最大困难?:“重中之重是融资,同时推动交付”

新京报:您此前是电动汽车专家,经历也比较偏技术。目前担任FF的CEO,需要管理团队、融资、协调供应链,新工作是否还适应?

毕福康:

我过去在宝马工作的时,确实有很强工程或技术方面的背景,曾经是主导过宝马I8系列的整车研发,从这个角度来说,也是相当于在宝马内部的一个创业项目。

我在过去三年是创立并且作为CEO在管理拜腾这家公司,所以从管理公司的角度我相信有一些经验。

我现在做的事业可能也会成为我最后的一个事业,就是要去管理好FF这家公司,承担它全球CEO的职位。

新京报:您觉得新工作当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将如何处理?

毕福康:要接管一家公司的确要在很多领域发挥领导力,我现在的重中之重就是要融资,除此之外也需要确保能够真正聚焦在执行力上,使得我们的产品能够真正进入市场,并且交付给我们的消费者。从FF91这款车的上市角度来说,我们需要确保在明年9月之前让这款车正式上市。

新京报:目前有没有接触一些基金或者是一些投资人,他们的意向是怎么样的?贾总的债务处理会不会影响到他们投资的意愿?

毕福康:首先在我加入以后,不管是在美国还是中国的资本市场,已经有了一些兴趣想要去了解我们公司。另外一方面,我们非常有信心在明年一季度截止时,完成FF的B轮股权融资。

最近,贾跃亭先生正在进行个人的破产重组,他将对自己的债务进行重组,这是对他债权人的保护,确保贾跃亭最后一定会支付这些债务,这对整个公司来说,也是非常有益的。因为这样做等于是把个人债务问题跟公司隔离开来,我认为他这样做是牺牲了自己,保全了公司。我相信在未来,所有的债权人一定会得到自己应得的赔偿,同时整个公司也会有好的发展。

新京报:能否透露B轮后的估值?

毕福康:当然提到估值,因为估值涉及自己的利益,以及一些投资者的利益,所以不是非常方便透露。但我们的估值相对来说比较高,因为在诸多初创造车企业当中,我们拥有最领先的技术和最好的产品,从这个角度,我相信我们的估值会非常高。

新京报:资金需求量是多少?

毕福康:我们希望在明年第一季度完成我们下一轮的融资,在资金到位后的12个月到15个月后去开始寻求IPO,我们也调整了之前资金的需求,把资金需求量减少到8.5亿美元。

新京报:是不是不需要实现量产,就会寻求IPO了?

毕福康:

FF 91这款车的定位是打造品牌形象的一款高端车型,它的售价会高于20万美元,它的量不会是非常大的,它主要是为了证明我们具有交付产品的能力,它会在明年9月前交付。

第二款车是FF 81,它对标的是特斯拉的Model S,它会是一款更追求销量的车型,如果这款车达到预量产的条件,我相信能够说服资本市场,我们具备IPO的条件。

关于FF补充人员、工厂建设、供应商解债等问题

新京报:此前对供应商有一些欠款,目前FF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毕福康:上个月我们专门请到了一家美国的公司,成立了一个供应商的信托,通过供应商的信托,以公司的资产作为担保,去确保被拖欠款项的供应商能够得到赔付。

我们也要求参与到信托的这些供应商能够满足一个条件,就是愿意在未来继续跟我们合作。他们一旦进入到这个信托后,将能确保在未来获得赔偿。当我们融资的资金到位之后,也会对他们进行支付。

绝大多数的供应商是希望看到FF成功的,我们一旦成功,也会给他们带来很多实际的利益。

新京报:之前曾经有媒体报道过,FF可能因为电池系统存在问题,而导致起火目前解决得如何了?

毕福康:我们电池系统的安全性是最大的优势,因为它完全是通过液态冷却进行的,是在不可燃的液体当中进行冷却的,这种电池系统的安全性相比其它产品是更好的。

新京报:此前由于资金问题,FF有裁员,也有一些高管离职,目前团队的人员是否齐整?有哪些人才引进和储备计划?

毕福康:我们目前还有500名员工,留下来的员工都是具有高度奉献精神的。我也问了一些员工,为什么你们愿意留下来,其他企业可能会给你支付更高的薪水?他们的回答是,我已经在这家公司上投入了太多,并且非常期望看到这款产品最终上市,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过去是非常地相信贾跃亭的领导方式,相信公司的前途,这是这家公司强大的基础。

我认为,那些见到公司出问题后就很快离职的人,是最容易再重新补上的。目前已经有很多人给我发信息,对于加盟FF感兴趣,人是很好招到的。

新京报:美国工厂的建设进度?

毕福康:我们在美国的汉福德工厂,位于洛杉矶和旧金山中间的位置,目前我们正在对这个工厂进行不断的完善。未来希望达到年产1万辆的产能,在这步完成以后,再拓展到年产10万辆的产能。

所有FF 91车型将会从汉福德工厂进行制造并且由这里进行发货。同时,我们也准备进入中国市场。我这次来中国的目的,就是见几个中国城市的代表,去讨论如何能够把FF带到中国市场。

新京报:5G马上就要到来了,FF的汽车有没有对5G进行一些特别的设定?

毕福康:从车辆架构的角度,在进行最初设计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考虑到了5G的因素,尤其是4G网络过渡到4.5G,最后再到5G。比如,我们的调制解调器的界面,是可调节、可改变的,能够去适配5G。整个车辆也有很多技术,都是跟车联网相关的。